关于我们

艾未未成都被打疑旧病复发 律师质疑官方查账程序(图,视频)

主页 | 中国 艾未未成都被打疑旧病复发 律师质疑官方查账程序(图,视频) 北京税务部门要发课公司的代理律师浦志强周三到当地派出所看帐,被他拒绝,他认为在听证会后再到派出所看帐,即不严肃,也不合法,他并质疑官方整个查帐程序

他证实当局早已冻结“发课”的银行账户,艾未未母亲说,儿子经常摇头,可能旧病复发

2011-07-2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 纪录片《天安门》作者卡玛拜访艾未未

(艾未未博客/记者乔龙) Photo: RFA m0720-ql1e.mp3 视频转载:网友最新制作的声援艾未未的视频(YouTube网/记者乔龙)   艺术家艾未未所在的发课设计公司涉税案出现新情况

浦志强律师周二晚在推特上透露,北京地税第二稽查局当天打电话通知称,周三上午可到朝阳区十八里店派出所查看帐薄凭证,律师谢绝

浦律师周三接受本台专访时解释:“我们谢绝了这样一个安排

这是一个税务行政处理的事件,不是公安机关的管辖范围,我们的财务账簿资料也没有理由被公安机关控制;另外既然有一个听证会,所有的东西不在听证会上出示,现在打电话通知,在听证会结束以后让我们到一个派出所去看,我觉得既不严肃也不合法”

  浦志强所代理的发课公司认为,税务稽查机关拟作出的处罚,若建立在任何第三方提供的所谓凭证复印件的基础上,这本身就是违法的和不严肃的,它必将损害该机关的公正性和权威性

浦律师说:“这件事情不是税务机关从我们这个地方签字画押直接拿走经过确认的凭证,对它的完整性和真实性,是不是所有的账本都在,凭证都在

我们现在也没有办法发表

再有听证会没有能够依法公开进行,没有给出合适的理由,不符合法律规定”

  他说,公司账簿及材料应该在发课公司手中,而不应在任何机关手里,他希望此案的上级机构,把此事协调到法制轨道上:“处罚税务违法的问题是你税务机关稽查部门的职责,不是公安机关的职责

我觉得这个事情我们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但是我们觉得,如果税务机关原来做的有什么不到的或者公安机关做的有什么不合适的,我个人感觉他们共同的上级或者是真正能决定的这个机构,是可以把这件事情协调到一个法制、公开公正的轨道上来”

  上星期四,发课公司法人及代理律师等出席北京市地税局的听证会,公司法人路青和代理律师会后重申,不满闭门听证,要求全面公开被扣押的帐本

浦志强认为:“假设行政机关认为他走程序就是走一个过程,那我觉得就错了

我们不能接受一个该公开但是想办法不公开,这样的一种行政处理,但是我们会尊重并尽量履行最终生效的一个处理决定

发课公司认为所有的人都应该纳税,国家就是靠税收来维护的,但是征税的过程需要公平和公开”

星期三,发课公司法人路青向北京地税第二稽查局递交了《再次请求函》,再次请求依法完整退还发课公司会计资料,并依法安排公开公平的听证

  而掌握公司财务状况的两位关键人物刘正刚和胡明芬,据报,被当局禁止接触发课公司,令该公司无法就帐目内容进行说明,路青说:“因为现在会计和刘正刚他们都没法跟我们联系上,所以所有公司这些东西, 帐目都在公安和地税他们手里”

记者:听说艾未未最近经常头痛,记忆力也没有以前好了,有没有这种状况

回答:他现在应该,我就想过两天让他去检查身体

  早前有消息说,艾未未近期出现头痛、记忆力下降等症状,艾未未的母亲高瑛对记者说:“他可能,他不敢跟我承认,但是他这个头一直在晃,很不自觉的

可能和(在成都)被(公安)打有关系吧,就是给谭作人出庭作证,那天后半夜三点钟以查房的理由,完了就打了一拳,打的很狠,就在后脑勺那个位置,都打懵了,当时他都不知道那拳头怎么打过来的,在德国做了手术

这可能是个后遗症,他的头有时候就头昏”

  2009年8月中旬,致力于揭露四川地震“豆腐渣校舍”的四川作家谭作人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案件成都开庭

艾未未等人作为证人,开庭前遭到当地公安殴打,其后前往德国参展时昏迷,并在德国进行手术

  艾未未自6月22日取保候审后,工作室仍然没有恢复运作,除了帐册等,仍未归还,记者采访中获悉,发课公司的银行账户早被冻结

不知是否和税务部门开出的一千两百多万元税款及罚款有关

记者问浦志强律师: 记者:发课公司的银行帐目有没有被冻结呢

回答:早就冻结了

记者:那里边还有钱的吧

回答:应该有钱吧,一个公司账户里面总会多多少少有些钱的吧

我不知道有多少,我没问这个

因为那个事情,冻结了以后他是为了保障行政决定的执行,将来真正生效的文书下来能划就划走,就完了

  目前尚不知听证会后,税务部门的正式决定何时下达,浦志强认为,税务部门在很多方面都没有按规定的程序进行:“还有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没有办法对这个凭证的真实性和完整性负责任

我看到公安机关当时拿走这个东西所留下的查抄物品清单只有册数,某年某年的多少多少册,没有具体凭证多少张,没有清点,没有登记,也没有经过当事人这样的一种指认,只说多少册

因为正常的税务机关查账户凭证,他是需要一张张核对或者经当事人认可的”

  也因此,当局对发课公司“逃税”的指控,令外界疑点重重

以上是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记者乔龙的采访报道

相关报道 709抓不尽

“律师后俱乐部”再战江湖 北京人权论坛:去贫取代人权 黄琦案云里雾里 一被告控罪减轻 杭州异议人士朱虞夫突遭“颠覆”罪名传唤 从红色堡垒到神秘钟楼·张菁的故事1 “福州大抓捕”余波:4访民遭刑拘 中国人权律师团五周年:悲壮与怒吼 “私有经济退出论”是试探气球还是空穴来风

保释被拒濒临崩溃 哎乌案移送泰国上级法院 放鞭炮迎接严兴声出狱 福州数十公民被抓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7-07-01 11:14:03

作者:姬漆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