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军队国家化之道——台海两岸对比

主页 | 专栏 | 中国透视 军队国家化之道——台海两岸对比 2018-07-27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中国人民解放军

(AFP) 主持人:陈奎德 座谈人:王康先生,中国独立学人 八月一日,是中共建军91年

1927年,中共周恩来、贺龙等起事于南昌,从而建立起了中共自己的党军 (无论其名为红军、八路军新四军,志愿军,还是中国人民解放军)

91年来,它一直属于中共一党私有

这支党军,成为该党最重要的政治工具,是该党夺取政权并维系其垄断性权力的「通灵宝玉」

军权是中国所有权力的最终源泉

谁掌握了军队,谁就拥有最高权柄

军委主席凌驾于一切之上

这是最基本的中国特色之一

一、    党军还是国军

『党指挥枪』,还是「军队国家化」

直至今日,这支由全中国纳税人供养的军队,竟然被公开声称它只属于一个只佔人口十几分之一的政党

此即『党指挥枪』,它公然反对「军队国家化」,这种蛮横与霸道,史无前例!为了保持党对军队的独家垄断,前几年,中共官方报刊上,曾经充斥了抗拒、批判「军队国家化」的言论,从最高军头到高级将领,个个唯恐表态不力

纵览全球,在21世纪,有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政党,任何一个政治组织,是公开反对「军队国家化」主张的吗

除了中国共产党之外,答桉是没有

就连鼓吹「先军政治」的流氓军国主义国家北韩,也不敢宣传该劳动党垄断军权的「党军论」

甚至,就是在中国,如果查看一下中共主笔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也不敢明文写上中共报刊鼓噪的「党指挥枪」,即「党军论」──国家的武装力量须掌握在某个政党手中──这样的词句

该宪法所载的有关条文是:「一切国家机关和武装力量、各政党和各社会团体、各企业事业组织都必须遵守宪法和法律

一切违反宪法和法律的行为,必须予以追究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属于人民

」 因此,即使在中国,反对军队国家化,也是违宪的行为

91年过去了,如今,倘若连「军队国家化」这一堂堂的现代国家的基本准则也不能在中国合法化,中国政治之落后野蛮,当令世界侧目

二、    近代历史进程中,中共党军转型为国家化军队的几次机会: 1)抗战肇始,红军接受国民政府改编,为国民政府军下辖的八路军和新四军

2)抗日战争胜利后,国共双方达成双十协定,军队国家化为其中最重要条款之一

1945年10月10日,国共两党共同签署了《双十协定》「一致认为,...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及党派平等合法,为达到和平建国必由的途径」

但是,在历史残酷的逼仄的空间中,这两次机会都稍纵即逝,被遗憾地丢失了

三、    中共党军的几次重大历史转折 从井冈山的土匪变成中共的党军(支部建在连上) 从暴力夺取政权的武装力量变成扰乱国际秩序的意识形态武力:韩战、越战 从国防军变为介入国内政治的御用武装力量 (文革军队支左,介入派系斗争,“全国山河一片红”——军队首长任各级革委会主任——军国主义) 毛死后,中共军队首脑主导政变 1989年六四屠城事件——党军彻底变为屠杀国人的刽子手,变成中国国民的公敌, 四、    台海两岸军队国家化进程比较 1)国民政府的军队,经过长时期脱胎换骨的演变,与民主化几乎同步,从早先的抗拒、疑虑,到后来的完全接受,由党军转型成了真正的国家军队

这其实是一个列宁主义政党转型为现代政党的艰难的历程

这条路一步一步走来是相当困惑和艰险的,在历史转折的关头,常常令人产生不祥的预感

1988年,蒋经国总统骤然去世,李登辉先生就任总统,郝柏村先生执掌军权,其势极其微妙,千钧一发

但郝先生,虽与李先生政见不同,但作为一位中华民国的军人,他最终遵从了宪法的法统,顶住了最高权力的诱惑,没有演出一场「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的血腥戏剧,足以为后世礼赞

在2000年台湾第一次政党轮替之际,民进党的当选总统陈水扁在「国家机密档桉空白的危机」中曾说,「过去民进党被军中列为『三合一敌人』,他也被认为是台独同路人,他一夕之间成为三军统帅,军方有疑虑是正常

」但是在投票截止时,参谋总长汤曜明(国民党员)在电视上公开宣示:「不论是谁当选,中华民国的国军都会效忠新的三军统帅,会效忠新的国家元首、新的总统

」这就表明,至此,在台湾,军队已经国家化,它已经独立于政党竞争之外,再也不是党军了

中华民国军队国家化的成功,最根本的基石在于它拥有宪政 法统

台湾的历史幸运在于,它避免了一场很可能引发政变、流血的转型

这是台湾政党轮替中军队国家化、中立化的重大成就

2)   在中国大陆,虽然前些年官媒疯狂批判『军队国家化』

但底气日益衰竭

近年来抗拒「军队国家化」的声音逐步消沉下来,未见鼓吹「党军」的滚滚浊流了

中共的解放军在文革初期,残酷镇压民众,后又直接介入国内派系政治──实施毛泽东的」三支两军」

1989年,作为维护中共垄断政权的「党军」更是枪口对内,犯下六四屠城,残忍射杀学生与市民的滔天罪行

这些罪行,昭昭在目,成为解放军中稍有宪政知识和基本良知的官兵的耻辱与心病

一些受过现代教育的军人,更是痛心疾首,引以为奇耻大辱

前几年在中国内外曾流传的一份《军方改革派意见书》,明确希望军队改制,使军队真正成为非政治组织,与内政保持距离,对国内政治严守中立,不参与政治竞争,忠诚地履行宪法赋予的对外的国防职责,借以彻底洗刷军人的历史耻辱

军队国家化,作为最基本的现代政治常识,已逐渐成了中国年轻一代多数军人的基本意识

鉴于现代国家对军人教育程度要求的日益升高,鉴于当代信息流通的日益不可封锁阻隔,这些受过现代教育的军人数量与质量亦将快速成长,有可能成为军中的主导性力量,从而推动军队的国家化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7-05-04 09:26:01

作者:元痱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