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姜维平)

主页 | 评论 | 姜维平特约评论 韩正狡猾,丢了西瓜捡芝麻(姜维平) 2015-12-0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图片:韩正

(法新社/AFP) AFP 近日,国内官媒报道说,今年12月1日,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检察院表示,历经15年追逃,终于通过“天网行动”找到了出逃公务员顾震芳的下落

2000年,她贪污公款92万元后出逃泰国

顾震芳以黑户身份在当地生活,怀着前夫的孩子嫁给一名当地人,生活始终穷困潦倒

2006年,顾震芳触电意外身亡

这篇标题为《上海女公务员贪污出逃6年后身亡,怀着孩子嫁给泰国残疾人》的大作,最能显示江派老巢最高地方官韩正的心态:当习王反腐的利剑终于以艾宝俊落马挑开上海官场的大幕之时,狡猾的韩正急需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转移视线,消解人们对艾宝俊之后抓捕大老虎升级的期待,于是,可怜的顾震芳立即成为上海市民热议的人物

这是一个简单而又复杂的年代,当官的总是希望他们的听众和观众头脑变成石头,不加思考地产生仇恨,蔑视或恐惧的心理,进而对自己的真面目雾里看花,顺从他们复杂而阴险的旨意行事,由于上海的地方官掌握着党政,媒体与公检法司,因此最有力的愚弄人的武器随手可得,我想,此时此刻花费那么大的精力,财力和人力去泰国寻找一个已死的经济逃犯,并连篇累牍地加以渲染,放大她的所谓令人悲伤的传奇故事,绝非一时心血来潮,读者可以想象,并产生更多的疑问:上海一个区的检察院干了15年,不惜出境追逃,连泰国的移民官和死人的医院都找到了,耗费了多少纳税人的银子啊,才找到一个贪了不过一百万的小小的“出纳员”,实际上她才带跑了15万元,而且还怀了身孕,最后也死掉了,堂堂的“大上海”就是这样丢“西瓜”捡“芝麻”,糊弄习近平和王歧山的

众所周知,上海是江泽民的老巢,是经济发展和贪腐最烈的地区,多年来,王歧山打老虎威震全国各个省市,接二连三地有数十只大老虎入笼,但唯有上海针刺不进,水泼不入,直到今年11月10日才抓捕了第一只老虎,是副市长艾宝俊,而且他还是辽阳人(外来户),人们戏称“上海首虎”,也就是说还会有“二虎”,“三虎”什么的,要我看,这是“王阎王”与江派最后的大决战,攻下来就全胜收兵,攻不下来就功亏一篑,上海官场不仅贪官多,层次高,方位全,领域广,而且后台硬,根子粗,江泽民及其两个儿子,孙子,成群结队的党羽,大秘曾庆红等都是“保护伞”,韩正也是其中的一个小的“铁帽子王”,他们深知中纪委拿下艾宝俊案后,绝非结束,而是开始,他们感到危急,真是“兔死狐悲,唇亡齿寒”,故此韩正使出了绝招:用追捕“小女子”的传奇故事蒙蔽人们的眼睛:你别抓大老虎,去找苍蝇吧,别抓“大西瓜”,去捡“小芝麻”吧

“六四”之后,由于江泽民是踩着学生的血迹爬上高位的,他没什么资历和本事,为了笼络官员,不惜牺牲党的廉洁,其主要手段就是鼓励各级官员贪污受贿,正因为强制拆迁和倒卖土地能从中获利,所以官员们抓经济一包劲,这样干下去,一方面经济大发展,上海高楼林立,桥梁突起,亿万富豪出了一大批,但另一方面造成社会矛盾尖锐,贫富两极分化有天壤之别,资源和空气破坏污染严重,官民警民冲突不断,江泽民靠谎言,欺骗,镇压和冤狱维护专制政权的统治,无所不用其极,已是民间冤声载道,积重难返,既使是进一步加强统治的习王,也不得不“壮士割腕”而强力反腐,自“令计划事件”之后,人们普遍的质疑和期待是,你抓胡锦涛的左右手和心腹,那么,江泽民的“大秘”和死党是否廉洁

你王歧山为什么不敢抓

我不必列举媒体上有关江泽民两个儿子贪腐的报道,读者可以自己阅读,我只想下一个简单的结论:肯定上海官场胜过“小出纳”的人很多,不仅级别高,涉案金额巨,而且情节恶劣得不知高过顾震芳多少倍,为什么上海闵行区检察院放着身边的多如牛毛的案件不办,却舍近求远,浪费国家钱财,在15年之后,想起了“女出纳”,跑到泰国去闹笑话呢

我说他们闹出笑话,不是没有根据的,首先,官媒说,2000年,当时任职上海海事局吴泾海事处出纳的顾震芳,利用职务之便,贪污公款92万余元

随后,她携带部分赃款出境逃亡泰国

那么,当时检察院为什么不立即追逃呢

为什么让她法外逍遥了整整15年

第二,报道说她离职逃亡时带着身孕,这符合人之常情吗

除了92万元,还有什么隐情,她结婚了吧,她的先生是何人

从记者描述的故事情节看,不象单纯的一个经济案件,似乎还有一些情感纠葛,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15万元,值得她抛弃先生和令人羡慕的职业,带着身孕“跑路”吗

第三,一个小小的出纳员能把近百万元的钱据为己有,一定是财务监督制约机能有问题,相关责任人处理了吗

没有主管领导签字,她能提出现金吗

第四,看了有关她的报道,心里很难过,记者似乎为了引导读者鄙视她,浓墨重彩地渲染她嫁给残疾人,生活困苦,死于非命,等等,还有几张照片为证,但恰恰使人对其产生疑问,困惑,怜悯和同情,反倒对其恨不起来,试想,2000年,上海海事局为何要淡化它,而如今要浓抹此事

叫人“一头雾水”

原来,“一头雾水”是上海官场决策者的雕虫小技,韩正是一个很有心计的阴谋家,他过去以江泽民为靠山,曾利用职权不断地为他的儿子江绵恒和江绵康及其他死党输送物质利益,让他们闷声发大财,严重地败坏了官场的风气,现在,则竭力在公开场合与习近平套近乎,与江派划清界限,并空喊廉政建设而声东击西,其实,他在骨子里并不喜欢习王这样的奋力打虎者,近期,媒体披露的一些触目惊心的有关股市恶意做空者的案件,比如,11月1日,被称为“私募一哥”的泽熙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总经理徐翔因涉嫌从事内幕交易被抓,就旁证了这一点

有一段时间,海外某网媒散布谣言为韩正涂粉抹脂,说他将出任中央改革办的专职副主任,则从一个侧面,流露他的党羽对其过高的奢望,唇亡齿“寒”的韩正自导自演,故意放风也有可能

如今,原浙江省温州市委书记陈一新,已回到习近平的麾下,夺得此位,他的到来,使2013年11月,18届3中全会决定成立的改革办形成“一正三副”的新格局,看来,除了等待反腐利剑宰割,没别的出路的韩正没戏了

“小女子”顾震芳的故事,再精彩也救不了他及上海的众多老虎们

2015年12月1日于多伦多

  (文章仅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立场和观点) 相关报道 国人“受辱”视频曝光 瑞典华人道真相 台海谍云密布 渗透反渗透激烈交锋 吴小平文章起波澜 当局葫芦里卖什么药(胡平) 两种价值观与两种制度的冲突 ——简评《人民日报》重要文章“风物长宜放眼量”(胡平) 读党报上党网看红戏 各地试行文革洗脑 怎样的心态才会大撒币(魏京生) 中共治下的“群团组织”都是些什么东西

(高新) 美中贸易战大陆爱国情怀哪去了(刘青) 工人权利和社会稳定(魏京生) 《疯狂的亚洲富人》拷问中国审查制度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9 01:16:06

作者:牧恧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