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主页 | 评论 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 2004-04-12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因特网真是个好东西! 不时上网转转,总能发现一些令人振奋的东西―---―蓦然眼前一亮,跳出一位“启明”网友的一篇妙文:《关于如何降低喜马拉雅山的高度,使中国的大西北变成新江南的建议!》---―哇,晕倒,立马联想起核爆破―---―该不是又想把喜马拉雅山炸开一缺口,让印度洋湿暖空气胜利北上吧

这种大规模核爆炸气魄是太大了一点,怕只怕把握不大,心一横,药捻子一点,再睁眼时,炸出个西部新江南自然喜不自胜,要是炸出个核冬天什幺的又该如何是好! 后来,又有人提出修改方案:不在喜马拉雅山上炸豁口,只用核爆炸掏出个直径20米,长30公里的洞,然后引雅鲁藏布江水穿山而过,“飞流直下三千尺”(落差实为3000米),推动世界最大水电站的最大水轮机,最后用雅鲁藏布江水发出的电力在雅鲁藏布江提水200亿方,流到大西北沙漠戈壁去创造气候奇迹

据中国工程院士彭先生证实,此方案安全性毋庸置疑,计划使用的是相当“干净”的铀233,而不用制造原子武器所用的铀235或钸239,这样,一年或稍长一点时间后,施工单位能够安全地进入涵洞开展后续作业

世纪之交,这种用核爆炸掏洞的消息至少两次传出,引起国际社会批评置疑,又两次官方媒体加以否认,称之为“不过是学者说说而已”

待看完《建议》全文,血压才降下来

启明网友比较务实,没有那种让高山低头的革命浪漫主义情怀,他不过是给我们抖了个包袱:“我们降低山峰的物理高度的手段很有限,特别是对像喜马拉雅山这样的世界最高最大的山脉,我们更是只有望洋兴叹的份

不过我们应该从另一个侧面来思考,山的气候高度是一个可以有所作为的地方

比如我们可以通过用飞机喷洒黑色粉状物质来降低冰雪对阳光的放射,使它的融化速度加快,从而减少山顶上的积雪达到降低气候高度的目的

”---―谢天谢地,不过是洒点煤末而已,至少是不玩原子弹了

研究一下跟帖是极有意思的

第一个跟帖是:“哇,大手笔! 佩服!” “启明”马上回了一帖:“我觉得聊这个比聊什幺民主、法制、选举、自由实在得多,非要哪壶不开提哪壶吗?” ---―看来谁都吃不住捧哇(声明:我也不例外),说胖就喘咧

“吾丁”再跟一帖:“ 好极了

符合爱国青年们的热情和豪情

我记得有位爱国大青年提出过一个题目:中国人均20000美金以后怎幺办

TNND(郑注:他奶奶的),怎幺办

我想,实在没办法你给我,我知道怎幺办

”―这一帖是否有点打击人家的积极性儿了

接下来,“树生”提出了一个比较内行的实质性问题:“这些雪融下来,那珠江三角洲会被淹了吧

” “启明”答道:“非一年内融掉(不可)

只要每年的融化速度大于累积速度,就会一年比一年少,这是可控制的!” 读到此,我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坏笑:老弟,外行了不是

整个没闹明白:中国气象学家怕的就是西部高原冰雪、永冻土加速融化

在全球气温急遽升高的大局之下,作为万河之源的中国西部冰川已经融化得惨不忍睹了

降温还没辙呢,谁敢再撒上几把煤末子

让我试着用几句话来介绍一下淡水储备:中国的自然水库(湖泊)和人工水库淤掉了一半;森林涵养水源,也可算为水库,中国的森林水库大体毁掉了;地下水大量超采,地下水库接近枯竭;状况稍好的唯剩固态水库―---―冰川―---―我们最后的淡水储备

令人扼腕的是,中国气温升高的速率大大高于全球平均,冰川加速融化

最佳生态状况是“平衡”,当冰川亏损到一定程度之后,河流水量就会急剧减少,大环境就再无可救之理了

据中国气象学家预测,如果气温上升2摄氏度并持续十到二十年,作为万河之源的西部高原冰雪将大量融化,以冰川为水源的河流将面临枯竭

首当其冲的是塔里木河等内陆河

对于已经严重荒漠化的西北地区,这不啻是最后一击

绿洲将全部消失,大西北将变为寸草不生的弃地

据专家预测,塔里木河等西北内陆河的干涸已指日可待,最迟挺不过二、三十年了吧

在上世纪末最后的短短二十年间,长江黄河源头地区冰川加速消融,竟然后退了10余公里

---―到了这步田地,恐怕是没人敢赞成撒煤末子的主意了

“树生”还惦记着珠江三角洲哩,继续问道:“用什幺办法可以使融化的速度和海平面的上升挂钩?怎样在海平面上升过多时中止融化?” 网友“越南人” 接茬儿说:“这不是他要考虑的,记得人民公社时有一幅宣传画,麦垛堆到半天空,老农用太阳点烟袋锅―---―我当时想,麦子着火了怎幺办

后来又一想,瞎操心嘛,说不定老农已经在麦垛上撒上防火剂了

” “吾丁”写到:“那是一个全国人民都是诗人的年代

” “越南人”最后小结说:“考虑人权法制这些跟自己日常生活相关的事情是没有革命浪漫主义的不适合中国人种的闲事

” 我完全赞同“越南人”的意见,人权法治与我们切身利益密切相关,并非“闲事”

具体到中国越来越严重的荒漠化,真正有实效的解决之道其实很简单,就是植树种草,恢复生态平衡,并不需要充满“革命浪漫主义”豪情的宏伟畅想

生态学有一条基本定律:解决生态问题主要依靠生态措施,而不是工程技术措施

可是,森林草原的恢复与维护,又需要建立合理而明确的产权制度―---―私有制(民有制),即推倒公有制(官有制)和承包制(官有私营制),实现人民的千古梦想―---―耕者有其田! 不把土地、山岭、森林、草原还给人民,不使人民真正成为国家的主人和守夜者,没有什么力量可以制止中国在自我毁灭之途上继续坠落

就算炸平喜马拉雅山也是不行的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郑义)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10 11:12:08

作者:奚綮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