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谈最高法院下派巡视组

主页 | 评论 谈最高法院下派巡视组 2004-03-3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观点) 据2004年3月13日《中国青年报》的一篇报道,最高人民法院为了改变百姓告状难、申诉难的现状,将派出巡视组下访

报道引述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的话说,此举是为了切实解决告状难、申诉难的问题,以及确保法官队伍清正廉洁

肖扬还说,下访巡视组到各地是为了倾听群众意见、解决实际问题的

从字面上看,下访是对应上访而言的

换句话说就是面对长期存在的司法不公正和司法腐败,人民群众靠上访已经很难通天,因此最高人民法院有必要向各地派出下访巡视组,由上而下对各地司法不公正现象进行监督和纠正

有人说中国共产党人公开承认普遍存在的司法腐败现象,这一做法本身已经算是一大进步了

不过,也有人认为,中国的司法腐败标志着中国共产党政权已经病入膏肓

面对无处不在的司法腐败,承认不承认已经不重要了,承认了也谈不上什么进步

对此,我的看法是:无论如何承认总比不承认好,病入膏肓了承认总比病入膏肓了却还不承认要好

不过,今天我们要讨论的不是承认不承认中国存在司法腐败的问题,我们要谈的是面对严重的司法腐败,中国政府所采取的举措是否对症下药的问题

在上述报道里,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说,由于法律没有对申诉时间、次数进行限制,也没有审级限制,老百姓不服中级、高级法院的判决,都可以到最高法院申诉

而去年一年,最高法院共接待了12万人次申诉,工作量非常之大

显然肖院长把最高人民法院受理不过来这一现实看成了群众告状难、申诉难的结症,而他就此开出的药方是要实行分级管理,将属于各级法院管理的案件归回到各级法院去

从字面上理解就是最高人民法院今后不再接受对下级法院判决不服的某些申诉案件了

看到这里,我一下子懵住了,这么一来下级法院还不就此更加肆无忌惮、贪赃枉法吗!接着再往下看才发现,原来最高人民法院今后将实行审判监督和纪律检查巡视制度,而对各地、各级法院进行审判监督的渠道便是前面提到的派出巡视组寻访各地,接受群众对于终审裁判不服的申诉

而对于巡视组的组成,肖扬说有一些老法官是法学资深人士、办案专家,但他们到60岁就按规定退休了,很可惜

建立巡视组的想法就是把他们组织起来到各地进行巡视检查,把群众上访变成最高法院下访,对群众反应强烈的案件、有问题的案件提出建议,依照法律程序加以复查,该改正的依法改正,同时加大对法官审判工作职业作风的监督力度

这不能不让人想起近年来占领了电视剧领域大片地盘的帝王剧和充斥剧中的钦差大臣们,我们不禁要问,封建帝王们靠着到处派遣钦差大臣,没能挽救自己政权被腐败覆灭的命运,难道今日的中国共产党就能做到吗

不管中国共产党人信不信,我绝对不信

我不信的理由简单说有三个: 一是最高人民法院派出的巡视组,其权力没有过去皇上的钦差大臣大

不说别的,就说钦差大臣手上的尚方宝剑可以先斩后奏,巡查组便不可能拥有这种生杀与夺的权利

二是就算给予巡查组以相当于尚方宝剑的权利,可以先斩后奏,但是在当权者腐败横行无忌的今日中国,又怎能保证巡查组成员们不贪赃枉法、最终成为勾结地方官员欺下瞒上的恶棍呢

三是当今中国官场最讲背景和靠山,就算对那些退休法官委以现代巡抚钦差重任,同时假设这些人当中的某些人可能是出污泥而不染、不会贪赃枉法的艺术,但是,当这些好人抓住的某个案件牵涉到某位有背景的大人物时,他们还敢冒险择善固执吗

就算这里面有倔强的、真敢摸老虎屁股,谁又能保证他自己最终不被老虎给吃了呢

历史上手握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救不了制度性腐败了的封建王朝,今天指望着最高人民法院派出的巡视组当然也抚不平制度性司法腐败所制造的天怒人怨

要减少以至最后消灭司法腐败,必须要有揭露和监督,还有就是要有惩罚

真正的揭露和监督来自自由、独立的新闻媒体,而且是自下而上的

而在此基础上由制度设定的惩罚功能才是自上而下进行的

最高人民法院试图将监督、揭露和惩罚一手包办,其结果我们绝不乐观

(自由亚洲电台特约评论员韩东方)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10 04:02:08

作者:南唑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