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日内瓦人权会议杂谈 - 魏京生

主页 | 评论 | 魏京生特约评论 日内瓦人权会议杂谈 - 魏京生 1999-04-20 Tweet 打印 分享 评论 电邮 日内瓦人权会议杂谈 - 魏京生 } & > < & /mandarin/ui/ssi/navbar.mas & > 日内瓦人权会议杂谈 - 魏京生 联合国里头是很不容易进去的,办一个进门的证件是很难的

我们当时去跟一个主持办证工作的官员商量,说我们实在是非常困难:我们又不是一个政府,不能把一大批人都搬到这儿,但是我们确实需要一些朋友进去,想向各国的代表说明一些情况,包括要在报告会上做一些报告

联合国的这个工作人员就非常主持正义地说,没有关系,虽然按照制度,可能现在不能办这种证件了,但是我个人负责

所以,他给我们办了好几个证件都是把他自己的名字写在证件上,意思就是说,如果出问题,他个人负责

他说,人嘛,都应该有正义感,我在电视里看到,你们中国的老百姓那么困难,尤其是“六四”的时候,那么多人为了民主的前途流血牺牲;包括西藏的朋友,还就在那儿门口绝食呢,都饿了十几天了,我不帮你们,我就没有良心

这样的人,我们在联合国碰到很多很多

还有一件更有趣的事,实际上,这件事是我去年到日内瓦时就碰到了:在日内瓦大学讲演的时候,斯诺夫人 (我想大家都知道斯诺夫人是谁) 和她的儿子听了讲演以后很感动,他们给我写了一封信

信里写的就是说,斯诺虽然是个很诚实的人,但是,我们现在才真正看到中国的真实情况,说明斯诺当年是被欺骗

所以,他们感到很后悔,很愿意借我的口向中国的普通老百姓道一个歉,说他们过去做过对不起中国人民的事情,他们希望现在做些事情挽回过去的错误

去年因为我没有时间,所以也没有回信,只是给他们家回了个电话

今年我来了以后,他们又是通过瑞士笔会的主席找到我,一定要请我到他们家里去吃饭

后来我们就约定了一个星期天,不但她的儿子女儿都在家里一块儿等着我们,而且她给伊文思夫人,我想大家不一定很熟悉伊文思夫人,但是三十多岁以上的朋友可能过去在报纸上经常看到伊文思夫人,那个时候,也是从三十年代抗日战争的时候,他们夫妻两个都是跟共产党关系很密切,一直到七十年代,他们跟毛泽东、江清、邓小平的关系都很密切

只是在89年大屠杀之后,伊文思夫人才毅然决然地站出来开始抨击共产党

当然共产党从此也就不让她去中国了

那天晚上,斯诺夫人给伊文思夫人打了个电话,伊文思夫人特地从巴黎赶到日内瓦,跟我们一起吃晚饭

吃晚饭的时候,她们俩都表达了一些共同的想法,而且觉得很歉疚

她们觉得她们自己对中国人民来说已经是犯了罪了,所以她们很不好意思

当时呢,当然我也是劝解一下她们,我觉得她们当然是受了共产党的骗,做了很多不好的事,但是,其实很多的老共产党不也是一样吗

他们现在有跟斯诺夫人和伊文思夫人同样的感觉,就是奋斗了几十年,牺牲了那么多的人,不同样是等于是受了骗吗

现在的中国政府搞得比过去任何的政府都糟糕,所以她们也觉得,我们大家都觉得,要为中国人民做很多的事情

她们一再地、反复地强调跟我说,你就告诉我们可以做什么事就行了

只要能做对中国人民有帮助的事情,我们一定做

从她们的态度上,我们可以看到,过去共产党宣传的什么我们有多少多少朋友遍天下,其实都是靠欺骗得来的

现在大家逐渐地看到了真相,看到了中国老百姓的这些苦难,很多朋友的态度都转变过来了

他们开始支持老百姓,希望中国有个真正民主的前途,希望中国老百姓能够获得自由,能够不再受压迫,不再受那些贪官污吏的剥削

可以做出这样的结论,除了少数西方的企业家和少数西方的政治家,从个人利益出发,还要去帮助共产党稳定政权,西方的大多数人民都是同情中国人民的

所以,现在国内有些朋友对中国民主的前途没有信心,这是完全没有理由的

© 2004 Radio Free Asia 评论 (0) 添加评论 打印 分享 电邮

2018-10-09 12:07:02

作者:富骧馨